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油脂網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手機版

營養視角下中國近60年來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狀況研究

發布日期:2021-08-16 18:08來源:中國油脂作者:miaomiao點擊次數:

收稿日期:2019-04-26;修回日期:2019-09-05

基金項目:中國農業科學院科技創新工程項目(CAAS-ASTIP-2019-IFND)

作者簡介:馬云倩(1987),女,副研究員,博士,主要從事食物與營養決策支持研究方面的工作(Email)mayunqian@caas.cn。

通信作者:李淞淋,副研究員,博士(Email)lisonglin@agri.gov.cn。專題論述

DOI: 10.12166/j.zgyz.1003-7969/2020.02.002


營養視角下中國近60年來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狀況研究

馬云倩1 ,李淞淋2

(1.農業農村部食物與營養發展研究所,北京100081; 2.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北京100125)


摘要: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食用植物油消費國,但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的科學性和合理性顯著不足,消費過量、品類單一、浪費嚴重的問題比較突出。梳理1964年以來我國食用植物油消費變化的特征,從食物營養角度,挖掘當前消費問題的根源。通過比較分析不同來源的食用植物油消費數據發現,當前食用植物油消費問題的根源有:生產與消費不匹配、植物油有效利用率不足;品種結構不合理影響營養吸收;油脂過度加工致使脂溶性微量元素攝入不足。針對問題根源提出如下政策建議:引導居民科學膳食,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改革;優化植物油品種結構,提高營養吸收利用效率;種植營養型油料,加工健康型油脂。

關鍵詞:食用植物油;消費;營養;問題根源;政策建議

中圖分類號:TS225; F71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7969(2020)02-0003-07


Consumption status of edible vegetable oil in China in the past six

decades in the view of nutrition

MA Yunqian1, LI Songlin2

(1.Institute of Food and Nutrition Development,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Affairs, Beijing 100081,

China; 2.Information Center of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Affairs, Beijing 100125,China)


Abstract:China has become the largest consumer of edible vegetable oil in the world, but the scientific and rational consumption of edible vegetable oil for residents is not enough. The problems of excessive consumption, single variety and serious waste are prominen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hanges of edible vegetable oil consumption in China since 1964 were sorted out, and the root causes of current consumption problem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ood nutrition were explored.Through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edible vegetable oil consumption data from different sources,the root causes of the current edible vegetable oil consumption were found as follows: the mismatch between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led to insufficient effective utilization of vegetable oil; the unreasonable variety structure affected the nutrition absorption; the excessive processing of oil led to insufficient intake of fat-soluble trace elements. The corresponding policy recommendations were put forward as follows: guiding residents’s scientific diet, and deepening the structural reform supply side; optimizing the breed structure of vegetable oil, and improving the efficiency of nutrient absorption and utilization; planting nutrient-type oilseed and processing healthy oil.

Key words:edible vegetable oil; consumption; nutrition; root cause; policy recommendation


食用油是居民食物中不可缺少的成分,是人體所需脂肪和能量的重要來源,還是必需脂肪酸如亞油酸和亞麻酸的主要來源,可促進脂溶性維生素(如維生素A、D、E、K等)吸收利用[1-2],對人體健康發揮重要作用。食用油包括動物油和植物油,隨著我國現代油脂加工技術的迅猛提升,食用植物油以安全健康、易加工存儲的特性,受到消費者更多的青睞,也逐步代替了動物油成為主要的消費用油。目前國內外已有諸多從食用油的消費量、消費結構、影響因素等角度開展的研究[3-7]。研究顯示,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食用植物油消費國,但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的科學性和合理性顯著不足,消費過量、品類單一、浪費嚴重的問題比較突出?,F有文獻對上述問題從消費量與結構的角度進行了概括性的研究,但對問題根源的分析不夠充足,為剖析這些問題的根源,提出針對性措施,文中梳理了近60年來我國食用植物油消費走勢的特征,從食物營養角度,挖掘當前消費問題的根源,并提出相應的政策建議。

1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狀況

1.1食用植物油消費量新中國成立之初,油脂加工以傳統小榨坊為主,加工能力較低、油籽出油率低,食用植物油供應有限、價格偏高,動物油是居民的主要食用油。由于成本及健康問題,以及油料種植面積不斷增加、現代油脂加工技術出現,植物油逐漸取代動物油成為我國居民的主要消費用油,食用植物油消費量呈現波動性增長趨勢。從1964年的62萬t增長到2017年的3 356萬t,增長了約53倍(見圖1),人均消費量從0.88 kg增長到24.14 kg,增長了約26倍(見圖2)。

QQ截圖20210816180308.png

注:數據來源于農業農村部油料全產業鏈信息分析預警團隊加工整理。

圖1    1964—2017年我國居民植物油消費量


QQ截圖20210816180328.png

注:數據來源于農業農村部油料全產業鏈信息分析預警團隊加工整理。

圖21964—2017年我國居民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及增長變化率

由圖1和圖2可以看出,食用植物油的消費量增長可大致分為四個階段來分析:第一個階段是低水平消費階段,時間是1964—1978年。此時期內,我國經濟在波動中發展,根據恩格爾系數,我國城鎮居民生活處于溫飽階段,而農村居民則處于貧困階段正在向溫飽階段過渡,食用植物油消費處于低位,食用植物油消費量從62萬t增加至142萬t,人均消費量從0.88 kg增加至1.47 kg,年均增長率為7.8%。第二階段是快速發展階段,時間是1979—1989年。改革開放以后,我國居民收入水平迅速提高,根據統計年鑒數據顯示,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79年的405元增長至1989年的1 373.9元,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從160.2元增長至601.5元。隨著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和油脂市場化程度的發展,我國居民人均食用植物油消費量迅速增加,食用植物油消費量從166萬t增加至539萬t,人均消費量從1.7 kg增加至4.8 kg,年均增長率為11.3%。第三階段是消費增速放緩階段,時間是1990—2010年。此時期內,隨著肉蛋奶果蔬產品供應量不斷增加,糧油已經不是營養的主要獲取來源,食用植物油消費量從629萬t增加至2 595萬t,人均消費量從5.5 kg增加至19.3 kg,年均增長率為6.5%,比上階段有明顯放緩。第四階段是消費結構優化期,時間是2011—2017年。此時期內,人們更多地關注美好健康生活和消費,食用植物油消費的品種多樣化特征逐步凸顯,消費量增速持續放緩并趨于平穩,2011—2017年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平均增長率為3.28%。

1.2食用植物油消費結構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總量及人均消費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長,而且食用植物油的消費品種及結構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圖3、圖4、圖5分別為1964—2017年我國居民植物油消費種類變化、消費結構變化及1961—2013年我國居民小眾植物油人均消費量變化。從圖3可以看出,不同品種食用植物油均呈現形態各異的增長趨勢,其中大豆油增長速度最快,2016年之后出現下降趨勢,從2002年開始出現大豆油一家獨大的局面。隨著食品加工業的發展,棕櫚油從1986年開始消費,且呈現逐年增長趨勢,2005年之后增長為僅次于大豆油和菜籽油的第三大食用植物油,2015年之后略有回落。

QQ截圖20210816180511.png

注:數據來源于農業農村部油料全產業鏈信息分析預警團隊加工整理。

圖31964—2017年我國居民植物油消費種類變化


QQ截圖20210816180535.png

注:數據來源于農業農村部油料全產業鏈信息分析預警團隊加工整理。

圖41964—2017年我國居民植物油消費結構變化


QQ截圖20210816180619.png

注:數據來源于FAO食物平衡表。

圖51961—2013年我國居民小眾植物油人均消費量變化

由圖4、圖5來看,1964年以來,食用植物油消費結構的變化趨勢大概可以歸納為幾大特點:一是1992年以前,菜籽油是我國最主要的食用植物油,培育了我國長江中下游地區對菜籽油的傳統。1992年前,菜籽油占我國食用植物油消費比重基本在40%以上,大豆、花生扣除食用部分外,用于榨油的數量有限。二是2002年以后,正式開啟了大豆油一家獨大的局面。國家農業數據中心數據顯示,受國民經濟發展、國內油料油脂供應緊張的影響,1996年開放進口大豆開始,大豆進口量立刻超過220萬t,因進口大豆價格低廉、壓榨利潤較高,2000年開始大豆進口量超過1 000萬t,2002年超過2 200萬t,按照折油系數0.18折算為大豆油399萬t。大豆油自此成為了市場上供應最多、消費最多的食用植物油產品,占食用植物油的消費比重一直在40%以上,2016年突破50%。三是食用植物油多樣化消費特征已凸顯。2017年大豆油消費占食用植物油消費總量的比重略回落到48.7%,菜籽油占比21.0%,花生油占比9.4%,棕櫚油占比8.3%。其他植物油消費量從2000年開始波動性增加,2017年占比12.7%。小眾植物油中,棉籽油消費整體呈現波動性增長趨勢,但在2008年之后出現了一個較大幅度的下降,隨后2011年之后小幅增長;玉米油在1964—2006年呈現先增后降的趨勢,而2007年之后波動性增加,且幅度較大;橄欖油自2007年之后穩定增長;芝麻油呈現先減后增的總體趨勢,1964年至改革開放前,芝麻油消費波動性減少,1987年之后波動性小幅增加;稻米油在1964—1984年呈現緩慢增長態勢,但在1985年之后出現小幅下降后又波動性增長,但整體趨勢較為平穩;椰子油在2000年之前消費相對平穩,自2000年之后波動性大幅增長,在2010年之后出現波動性下降趨勢。植物油消費呈現多樣性主要的原因是人們飲食觀念的改變,對食用油的營養均衡與健康安全日趨重視。高端小眾油品逐漸引起人們的關注,特種油脂、功能性油脂逐漸受到追捧。

1.3食用植物油消費行為變化圖6為1978—2017年我國城鄉居民家庭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從圖6可以看出,1978年以來,我國城鎮居民的食用植物油年人均購買量和農村居民年人均消費量不斷增加,分別從1979年的2.3 kg和1.3 kg增加至2015年的10.7 kg和9.2 kg,此后開始穩中有降,2017年分別為10.3 kg和9.2 kg。1984年之前,我國城鎮居民食用植物油年人均購買量增長率高于農村居民食用植物油年人均消費量的,此階段城鄉居民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之間的差距逐年增加,1985年之后我國城鄉居民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差距減小且較為穩定,而到2004年之后我國城鄉居民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差距變大,之后我國農村居民食用植物油年人均消費量增長速度高于城鎮居民,直至2013年時城鄉居民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差距達到最小,此后趨于穩定。美國農業部(USDA)食用植物油消費數據為各類食用植物油品種加和后的食用消費量,而我國統計年鑒中城鎮居民的食用植物油人均年購買量和農村居民人均年消費量均為家庭數據,不包括在外消費部分[3]。因此,根據美國農業部產業平衡表數據和中國統計年鑒數據測算,我國城鎮、農村家庭消費的食用植物油占比均下滑。居民在家庭內消費的食用植物油總量從1978年的142萬t振蕩增加至2017年的1 370萬t,而占食用植物油消費總量的比重從100%持續下降至40.8%。其中,城鎮居民在外就餐消費的食用植物油數量逐漸增加,根據農業農村部油料全產業鏈信息分析預警團隊推算,其占消費總量的583%;農村居民外出務工消費食用植物油數量增加,據2018年農業農村部食物與營養發展研究所調查數據顯示,河南、四川及江蘇等地農村居民人均消費食用植物油16.7 kg,經計算,外出務工消費占農村居民消費食用植物油總量的比重已達40%以上。

QQ截圖20210816180649.png

注:數據來源于國家統計局歷年統計年鑒。

圖61978—2017年我國城鄉居民家庭食用植物油人均消費量

從以上分析可發現,當前我國食用植物油消費已出現了總量增速放緩、品種結構優化調整、家庭消費占比下滑的新特點,對生產供給端也提出了新要求,急需精準探析生產供應與消費需求之間的問題,推進植物油產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2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存在的問題

2.1生產與消費不匹配,植物油有效利用率不足表1為美國、日本、中國2013年食物平衡表、產業平衡表食用植物油消費情況。

表1美國、日本、中國2013年食物平衡表、產業平衡表

食用植物油消費量

11.png


從表1FAO食物平衡表數據可知,2013年美國主要食用植物油的人均消費量27.83 kg,日本為13.98 kg,中國為6.68 kg。而根據表1USDA供需平衡表數據可知,美國人均居民食用消費量為31.29 kg,日本為16.68 kg,中國為21.38 kg。FAO食物平衡表中數據食用植物油消費是居民為保障正常健康的人體機能,所消費食物的必需量或者說人體實際攝入量,包含食品加工、在外消費及家庭就餐。而美國農業部(USDA)供需平衡表數據中食用植物油消費數據為各類食用植物油品種加和后的食用消費量,包括家庭消費、餐飲消費、加工消費、損耗等,對于部分高損耗、高浪費國家而言,食用植物油消費量遠高于入口量,大于人體攝入量。據此可測算,美國、日本、中國的主要植物油的攝入比,即居民攝入吸收的食用植物油數量占消費總量的比重,也就是食用植物油的有效利用率,分別為88.94%、8381%、3124%。由此可見,中國居民對食用植物油的有效利用嚴重不足,物理浪費、化學浪費及營養浪費等多種浪費現象并存的情況較為嚴重。

2.2食用植物油消費品種結構不合理,不利于營養吸收為分析食用植物油消費存在的問題,從營養角度深度挖掘問題的根源,對比分析了美國、日本及中國2010—2013年食用植物油提供能量及脂肪的情況,見表2。植物油是能量和脂肪的主要提供食物,根據表2可以看出,中國食物總供能及總脂肪都高于美國和日本,但由植物油提供的能量和脂肪則最低。2013年我國居民每日熱量供給量為12 998 kJ,遠高于美國的11 279 kJ和日本的11 400 kJ,由植物油提供能量為728 kJ,占比5.60%,遠低于美國的2555%和日本的13.28%;中國居民總脂肪供給量為95.12 g/d,其中由植物油提供的脂肪量為19.65 g/d,占比為20.66%,美國占比為8288%,日本占比為77.13%。脂肪酸除來自食用植物油外,還來自其他食物特別是肉類,而從肉類食物中獲取的脂肪酸以飽和脂肪酸為主,為了脂肪酸結構均衡,通常希望從食用植物油中獲取更多的不飽和脂肪酸。但從表2中數據可以看出,我國居民從食用植物油中獲得的脂肪量僅為2066%,那么不飽和脂肪酸的來源比就遠低于美國和日本。由此可見,我國食用植物油消費品種結構不合理,不利于營養吸收。

表2美國、日本、中國FAO食物平衡表食用植物油營養數據

22.png

注:數據來源于FAO食物平衡表。


表3~表5分別為中國、美國、日本主要食用植物油營養供能及提供脂肪情況。表3~表5數據顯示,從食用植物油消費的品種結構來看,2010—2013年中國食用植物油中提供能量和脂肪排名前五位的植物油依次為棕櫚油、大豆油、菜籽油、花生油、棉籽油,美國為大豆油、玉米油、菜籽油、橄欖油、棉籽油,日本為菜籽油、大豆油、棕櫚油、玉米油、稻米油。棕櫚油的飽和脂肪酸含量高于其他植物油。雖然棕櫚油的營養價值一直受到爭議,但棕櫚油中含有能增加心腦血管風險的棕櫚酸高達46%。玉米油富含豐富的維生素E,含有的谷固醇具有延緩衰老的作用,且玉米油的脂肪酸組成中,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高達90%左右,醫藥界利用玉米油作為亞油酸丸和“益壽寧”的原料。菜籽油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達85%以上,其富含豐富的油酸和亞油酸及維生素、多酚、角鯊烯、甾醇等生物活性成分[8]。對比發現,雖然美國以大豆油消費為主,但美國主要消費植物油中沒有棕櫚油,且玉米油的消費也是三國當中最高的;日本以菜籽油為主,棕櫚油消費也遠低于中國;而中國卻是棕櫚油消費最多,特色優質植物油消費最少。

表3中國主要食用植物油營養供能及提供脂肪情況

33.png

注:數據來源于FAO食物平衡表。


表4美國主要食用植物油營養供能及提供脂肪情況

44.png

注:數據來源于FAO食物平衡表。


表5日本主要食用植物油營養供能及提供脂肪情況

55.png

注:數據來源于FAO食物平衡表。


2.3油脂過度加工,脂溶性微量元素攝入不足當前我國油脂加工過度的問題比較普遍,一是受油料中真菌毒素影響。油料生產更重視產量,以至于種植密度過大、水肥農藥用量過多,造成油料真菌毒素過多。為了在油脂加工環節去除這些毒素,就必將帶來油脂加工過度的問題;二是受烹調用油不合理的影響。油脂過度加工使原料中的營養成分大量流失,降低了成品油的營養價值。如脫臭使葵花籽油中VE、甾醇含量降低,保留率分別由94.6%降至63.2%及由94.4%降至81.6%[9]。

3政策建議根據上文分析,針對食用植物油消費中存在的問題,對應提出以下建議:一是引導居民科學膳食,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傳播營養知識,端正營養態度,改變飲食行為。從平衡膳食、均衡營養的角度,提倡居民選擇低脂肪膳食,少油少鹽,結合不同地區的膳食特征,引導消費飽和脂肪酸、不飽和脂肪酸含量不同的食用植物油,增加蔬菜和水果的攝入量,同時適量增加身體活動。二是優化植物油品種結構,提高營養吸收利用效率。針對特定人群,積極宣傳優質品類植物油的營養知識,培育優勢品牌,提高消費者認識,進而優化植物油消費結構。同時,宣傳科學的烹飪方式,控制油溫,減少煎炸,避免植物油烹飪過程中的油溫過高造成的有害物質增加,減少浪費。三是種植營養型油料,加工健康型油脂。加快推進油料生產由增產導向轉為提質導向,研發和推廣營養型油料,培育富含微量元素的品種,適應我國正處在消費結構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需要發展高品質、營養的產品市場的時代需求。同時,針對中國特色的烹飪需求,加工不同油脂產品,以適應不同的烹飪溫度、用油習慣、營養搭配等,如對烹飪用油按做中國菜的要求,只進行脫酸、脫膠處理,或再增加簡單的脫色、脫臭處理,以減少過度加工造成的營養流失或質量風險。

參考文獻:

[1] 房紅蕓,何宇納,于冬梅, 等.中國居民食用油攝入狀況及變化[J].中國食物與營養,2017(2): 56-58.

[2] 馬冠生,郝利楠,李艷平,等.中國成年居民食用油消費現狀[J].中國食物與營養,2008(9): 29-32.

[3] 王佳友.食用植物油消費國內外研究分析[J].農業展望,2016(6):70-80.

[4] ZHANG N, DU S M, MA G S.Current lifestyle factors that increase risk of T2DM in China[J].Eur J Clin Nutr, 2017, 71: 832-838.

[5] 李淞淋,張雯麗.中國食用植物油消費發展及展望[J].農業展望,2016(6):75-77.

[6] FOSCOLOUA A, CRITSELISA E, PANAGIOTAKOSA D.Olive oil consumption and human health: a narrative review[J].Maturitas, 2018, 118: 60-66.

[7] COVAS M I, TORRE R, FIT M.Virgin olive oil: a key food for cardiovascular risk protection[J].Brit J Nutr, 2015, 113: S19-S28.

[8] 王力清.食用油知多少[M].北京:中國質檢出版社,中國標準出版社,2014.

[9] 劉玉蘭,陳莉,胡愛鵬,等.脫臭工藝條件對葵花籽油綜合品質影響的研究[J].中國油脂,2018,43(10):1-7.


營養視角下中國近60年來居民食用植物油消費狀況研究--2期.pdf


上一篇:我國農村居民食用油消費現狀與引導思考
下一篇:市場上出現的家用“小榨油機”值得提倡嗎?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性夜影院爽黄e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