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油脂網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手機版

花生油中塑化劑污染的來源分析及管控方法

發布日期:2021-08-18 09:07來源:中國油脂作者:韓瑞麗1,楊克英點擊次數:

收稿日期:2019-06-25;修回日期:2019-11-11

基金項目:“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2016YFD0401403)

作者簡介:韓瑞麗(1983),女,工程師,主要從事食用油產品質量控制方面的工作(Email)hanruili@126.com。

通信作者:金青哲,教授(Email)jqzwuxi@163.com。油脂安全

DOI: 10.12166/j.zgyz.1003-7969/2020.03.017


花生油中塑化劑污染的來源分析及管控方法

韓瑞麗1,楊克英2,袁婷蘭3,金青哲3

(1.費縣中糧油脂工業有限公司,山東 臨沂273400; 2.中糧艾地盟糧油工業(菏澤)有限公司,

山東 菏澤 274000; 3.江南大學 食品學院,江蘇 無錫 214122)


摘要:為探究花生油中的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的來源,分析了原料、與產品直接接觸的材料、生產和儲存過程各個環節對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的影響,找出了影響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的主要因素,并采取了針對性的措施(去除原料中的雜質;所有墊片、密封圈等使用合格材料;輸油管道不使用涉塑材質;特殊油品單獨處理;改進脫臭工藝),有效地控制和降低了花生油中的鄰苯二甲酸酯風險,從而保證花生油的產品品質。

關鍵詞:花生油;鄰苯二甲酸酯;來源;控制措施

中圖分類號:TS225.1;TS201.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7969(2020)03-0080-05


Source analysis and control methods of plasticizers pollution in peanut oil

HAN Ruili1, YANG Keying2, YUAN Tinglan3, JIN Qingzhe3

(1.COFCO Oil and Grains Industry (Feixian) Co., Ltd., Linyi 273400, Shandong, China;

2.COFCOADM Oil and Grains Industry (Heze) Co., Ltd., Heze 274000, Shandong, China;

3.School of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Jiangnan University, Wuxi 214122, Jiangsu, China)


Abstract:To study the sources of phthalate esters in peanut oil,the influences of raw materials, materials directly contacted with products, and every procedure of production and storage processes on the plasticizers content were studied,and the main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plasticizers content in peanut oil were found out,also some targeted measures, including removing the impurities from the raw materials, applying qualified equipment parts such as gasket and rubber O-ring, using the oil pipelines containing no plastic, treating special oil separately, improving deodorization process, were adopted to effectively control and reduce the risk of plasticizers in peanut oil thus ensuring the quality of peanut oil products.

Key words:peanut oil; phthalate esters; source; control measure


近年來發生的“塑化劑超標事件”引發了人們對塑化劑的進一步關注和思考。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是最常見的塑化劑,對塑料成型有一定作用\[1\],隨著其使用和時間的推移,不斷地釋出至大氣、土壤和水域中,對環境造成污染,從而對人類健康造成潛在影響。由于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急性毒性較低,尚未發現由于人體或環境對該類化合物暴露而引起的災害\[2\]。但急性毒性低并不意味著其安全,毒理學試驗表明,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EHP)、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鄰苯二甲酸丁芐酯(BBP)有可能引起男性內分泌紊亂,促進女性性早熟\[3\]。歐盟、美國、日本、中國都先后將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列入優先控制污染物的黑名單\[4\]。2012年,我國衛生部公布了《衛生部辦公廳關于通報食品及食品添加劑中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最大殘留限量的函》,2013年,衛生部進一步將嬰幼兒食品、白酒、食用油、方便食品等納入塑化劑風險監測的重點食品。近年來,已有研究關注植物油塑化劑污染的風險情況,以及相關的風險防控措施\[5-6\]?;ㄉ妥鳛楹芏嗳讼矏鄣?、具有特殊風味的食用油,其生產過程中存在可能的塑化劑污染風險。近年從市場抽檢的花生油中,存在著部分花生油鄰苯二甲酸酯超標的現象。胡愛鵬等[7]研究了原料及制油工藝對花生毛油中塑化劑含量的影響,但未對花生油生產的各個環節進行全面排查分析可能污染塑化劑的原因。為提高產品質量,排除花生油中塑化劑的污染風險,本文從原料、轉運、加工、油品儲存全過程進行風險評估和分析,對與原料、半成品、成品直接接觸的材料和可能存在引入風險的各環節進行了全面排查,并根據分析結果采取針對性的管控措施,以期為花生油加工企業提供參考和借鑒,生產健康安全的產品。

1、檢測方法

1.1花生油中塑化劑的檢測花生油中鄰苯二甲酸酯的含量按照GB 5009.271—2016《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中鄰苯二甲酸酯的測定》檢測。主要檢測DEHP、DBP、鄰苯二甲酸二異壬酯(DINP)的含量。

1.2其他固體材料中塑化劑的檢測輸送機傳送帶、濾油機塑料油嘴、導油塑料管、膨體帶、有機玻璃、聚四氟墊片、濾板、濾紙、濾布、篩選機塑料畚斗、蒸炒鍋墊片等固體材質的樣品,送至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按照GB 31604.30—2016《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接觸材料及制品 鄰苯二甲酸酯的測定和遷移量的測定》,檢測其塑化劑DEHP、DBP、鄰苯二甲酸二異丁酯(DIBP)、鄰苯二甲酸二壬酯(DNP)和 DINP含量。

2、花生油中塑化劑的來源分析

2.1原料搜集27份不同產地、不同品種花生仁樣品,將其粉碎后,微波爐加熱1 min,采用手動榨油機壓榨制得花生油,檢測其塑化劑含量,結果見表1。由表1可知,不同產地的花生仁原料壓榨制得的花生油中DINP均未檢出,DEHP和DBP含量高低不等,說明其受到不同程度的鄰苯二甲酸酯污染。已有研究在空氣和土壤中檢出鄰苯二甲酸酯\[8-9\]。油料作物可通過從土壤、空氣中吸收部分鄰苯二甲酸酯后,將其遷移到油料中,再隨著加工遷移到油中,不同種植區域環境受鄰苯二甲酸酯污染程度、花生收獲和儲存過程中所接觸的材料不同,花生原料受污染的程度也不同?;ㄉ现械泥彵蕉姿狨ピ谥朴瓦^程中發生遷移是花生油中塑化劑的重要源頭。因此,采購合格的原料是保證花生油品質的重要手段。

表1不同產地來源的花生仁樣品制得的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mg/kg

1.png

2.2包裝編織袋從原料儲存和轉運現場收集各種編織袋,剪碎,單個碎片直徑小于等于0.3 cm。準確稱取3 g試樣,浸泡于300 mL花生油中,加熱至130 ℃,恒溫40 min后,室溫浸泡1個月,過濾,檢測油中塑化劑含量,結果見表2。

表2編織袋浸泡油塑化劑含量mg/kg

2.png

由表2可知,浸泡各種編織袋的花生油中DEHP和DBP含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而花生原料大多采用塑料編織袋包裝,在油料預處理過程中,需要劃破編織袋后將油料倒入進料斗,劃破的編織袋碎屑會混入油料中。塑料編織袋是以聚乙烯和聚丙烯為主要原料的,其鄰苯二甲酸酯組分與油接觸的過程中會遷移到油中,導致油中的鄰苯二甲酸酯含量升高\[10\]。因此,裝花生仁的編織袋是花生油中塑化劑污染的來源之一。

2.3與產品直接接觸的材料從物料轉運和生產現場取得與產品直接接觸的材料樣品,檢測其塑化劑含量,結果見表3。

表3與產品直接接觸材料的塑化劑含量mg/kg

3.png

由表3可知,輸送機傳送帶、濾油機塑料油嘴和導油塑料管的塑化劑含量很高,而膨體帶、有機玻璃、聚四氟墊片、篩選機塑料畚斗、蒸炒鍋墊片等均未檢出塑化劑。因此,物料轉運過程中原料與傳送帶的直接接觸和傳送帶的磨損、油品在過濾過程中與塑料油嘴的直接接觸、傳輸過程中與塑料管的直接接觸,都可能會將其中含有的鄰苯二甲酸酯帶入油中。所以,輸送機上的傳送帶、濾油機上的塑料油嘴和傳輸油品的塑料管也是花生油中塑化劑的來源之一。

2.4與產品直接接觸的車間設備零件拆下車間設備上使用的視鏡墊片和橡膠O型圈,剪碎,單個碎片直徑小于等于0.2 cm。準確稱取3 g試樣,室溫下浸泡于300 mL花生油中,一周后檢測油中塑化劑含量,結果見表4。

表4視鏡墊片和橡膠O型圈浸泡油塑化劑含量mg/kg

4.png


由表4可知,視鏡墊片和橡膠O型圈浸泡油的DEHP和DBP含量均比浸泡用花生油的高,其中DBP由未檢出增加至接近限量(0.3 mg/kg),經橡膠O型圈浸泡后DEHP含量由0.45 mg/kg增加到28.4 mg/kg,超出限量(1.5 mg/kg)18倍??赡艿脑蚴且曠R墊片和橡膠O型圈本身含有塑化劑,也有可能是被塑化劑污染的花生油中的塑化劑遷移導致。因此,生產設備上使用的視鏡墊片和橡膠O型圈是花生油中塑化劑的來源之一。

2.5加工過程分析采用3批花生仁原料,按照2.1的方法處理,得到原料油,將原料油、開機第一鍋油和壓榨花生毛油(生產現場取得)進行塑化劑含量檢測,同時也檢測了2批次刮渣機濾渣油(生產現場取得),研究加工過程對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的影響,結果見表5。

表5加工過程中花生油的塑化劑含量變化mg/kg

5.png


由表5 可知,與原料油相比,壓榨花生毛油DEHP含量變化不大,DBP含量有所降低,而開機第一鍋油DEHP含量升高約1倍,DBP含量稍有降低,但高于壓榨花生毛油。壓榨花生毛油為生產滿罐時取上、中、下綜合樣,油品比較均勻,鄰苯二甲酸酯含量較低;而開機第一鍋油經過加工設備和管道時,不可避免地會混入上批次加工時殘存的油,這些油經過與設備和管道的長時間接觸,可能會遷移出部分鄰苯二甲酸酯,導致開機第一鍋油中的鄰苯二甲酸酯含量升高。刮渣機濾渣多是細碎的固體物質,吸附能力較強,可能會吸附部分鄰苯二甲酸酯,導致濾渣油的DEHP和DBP含量均超出限量。

2.6儲存過程分析分批次跟蹤檢測浸出花生毛油、壓榨花生毛油滿罐油和罐底油(生產現場取得)的塑化劑含量,滿罐油取上、中、下3層的綜合樣,結果見表6。由表6可知,浸出花生毛油和壓榨花生毛油的罐底油中DEHP和DBP的含量均比滿罐油的高,且超出限量。此外浸出花生毛油的罐底油中DEHP含量均高于壓榨花生毛油。浸出工藝中使用的有機溶劑在浸出油的同時也會溶解鄰苯二甲酸酯,使其富集遷移至油中\[6\]。 劉玉蘭等\[11\]研究發現不同的制油工藝制得的芝麻毛油中鄰苯二甲酸酯含量存在明顯差異,不同種類的鄰苯二甲酸酯(DEHP、DBP、DINP)富集也存在差異。

表6滿罐毛油與罐底油塑化劑含量mg/kg

6.png


3、花生油中塑化劑污染的控制和脫除

3.1更換傳送設備和橡膠材質配件、墊片將物料轉運所用裝載機和傳送帶改為不銹鋼絞龍;原料清理車間、壓榨車間、濾油車間、浸出車間、油罐區等各環節使用的各種橡膠墊片全部換為聚四氟墊片,一律不得使用橡膠O型圈。導油所用塑料軟管更換為不銹鋼軟管,徹底清除工藝中所有涉塑材質。

3.2花生油經沉降后再使用通過上述試驗可以看出,刮渣機濾渣油、罐底油中鄰苯二甲酸酯含量明顯高于同批次產品,因此壓榨花生毛油應進行沉降,濾油時只開啟儲油罐邊閥,不開啟底閥,將抽取油品重新過濾。罐底油和刮渣機濾渣油單獨處理,不能用于直接生產食用油;另外,開機第一鍋油單獨存放,根據檢測結果決定其用途。

3.3原料篩選原料清理過程增加風選設備,除去編織袋、塑料薄膜、塵土等雜質?;ㄉ视弥睆?.5 mm的篩子過篩后,分別將篩上和篩下的花生仁壓榨制油后檢測塑化劑含量,結果見表7。由表7可知,篩下花生仁壓榨油的塑化劑含量比篩上花生仁壓榨油的高,篩下的花生仁含有破碎粒、受損粒、不成熟粒等,這些籽粒易受塑化劑污染,致使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有超標的風險。因此,花生仁需經過分級篩選加工,篩上原料(占原料總量70%~80%)所產壓榨花生毛油可直接用于成品油的原料油,篩下原料(占原料總量的20%~30%)所產壓榨花生毛油需通過精煉等處理脫除塑化劑。

表7篩上、篩下花生仁壓榨油塑化劑含量mg/kg

7.png


3.4脫除紅衣試驗由于大部分的物理性雜質和污染物粘附于花生仁的表面,試驗研究了花生仁脫除紅衣前后壓榨油的塑化劑變化情況,結果見表8。

表8花生仁脫紅衣前后壓榨油塑化劑含量mg/kg

8.png


由表8可知,花生仁脫除紅衣后,其壓榨油中DEHP和DBP的含量大幅度降低,這可能與其污染源接觸部位的差異有關。胡愛鵬等\[7\]研究發現脫皮花生仁制得的油脂中DBP、DEHP和DINP含量明顯比未脫皮花生仁制得油脂的低。紅衣包裹著花生仁,直接與污染源接觸,可能導致塑化劑的富集。因此,加工過程可通過脫除花生紅衣來降低塑化劑風險。

3.5加工助劑的影響收集不同塑化劑含量的花生油樣品,分別添加各種加工助劑,攪拌過濾后,進行檢測,結果見表9。   

表9加工助劑對花生油中塑化劑含量的影響

9.png


續表9

99.png


由表9可知,助濾土、凹凸棒土、脫磷劑、珍珠巖、活性炭、二氧化硅均不能脫除花生油中的DEHP和DBP。相反,添加凹凸棒土、脫磷劑、珍珠巖后花生油中DEHP和DBP含量提高。潘靜靜等\[10\]研究發現凹凸棒土中含有少量的塑化劑,采用凹凸棒土進行油脂脫色時也可造成食用油塑化劑的污染。因此,在油脂精煉工藝中可加入有效脫除塑化劑的吸附劑,但是必須考慮選擇的加工助劑本身是否存在塑化劑污染的風險。

3.6脫臭工序的影響試驗研究了精煉脫臭工序對塑化劑的脫除效果,考察了不同脫臭溫度對花生油中塑化劑的脫除效果,結果見表10。由表10可知,花生毛油經過脫臭工序后,油中的DEHP和DBP含量均降低。在脫臭溫度大于等于235 ℃時,花生油中DEHP含量降至1 mg/kg以下,達到國家標準限量要求,脫除率達到70%以上。而DBP含量在180~255 ℃脫臭溫度范圍內,均達到國家標準限量要求,脫除率大于等于80%。

表10脫臭溫度對花生油塑化劑含量的影響

10.png


4、結論

分析了花生油中的塑化劑來源,主要有花生原料、與原料或油品直接接觸的編織袋、傳送帶、橡膠圈、橡膠墊片、塑料油嘴、塑料管等。所以應采購合格原料,可將塑料和橡膠材質的設備和配件更換為不銹鋼或聚四氟乙烯等更安全的材質。罐底油、刮渣機濾渣油等特殊油品作為廢油處理。生產過程中可以采用原料清理、分級加工、脫除花生紅衣、適當提高脫臭溫度等措施脫除花生油中的塑化劑。

參考文獻:

\[1\] 李鐘寶, 蔡晨露, 劉秀梅.鄰苯二甲酸酯類增塑劑合成與應用研究進展\[J\].塑料助劑, 2010(4): 8-15.

\[2\] 孫寶國, 孫金沅. 鄰苯二甲酸酯類化合物的天然存在及安全性問題的探討\[J\]. 中國食品學報, 2011,11(8): 1-8.

\[3\] 張景,王竹天,樊永祥,等. 鄰苯二甲酸酯類的毒性、分析方法及使用規定\[J\].中國食品衛生雜志, 2012,24(5):504-517.

\[4\] 柳春紅, 孫遠明, 楊藝超,等. 鄰苯二甲酸酯類增塑劑的污染及暴露評估現狀\[J\]. 現代食品科技, 2012, 28(3):339-342.

\[5\] 鄒燕娣,包李林,周青燕, 等.食用植物油中鄰苯二甲酸酯類塑化劑來源和風險控制措施研究\[J\].中國油脂,2019,44(5):123-127.

\[6\] 曹九超, 金青哲. 食用油中塑化劑的污染途徑及分析方法的研究進展\[J\]. 中國油脂,2013, 38(5): 1-5.

\[7\] 胡愛鵬, 劉玉蘭, 陳莉, 等. 原料及制油工藝對花生毛油中塑化劑含量的影響\[J\]. 農業工程學報, 2018, 34(1): 250-257.

\[8\] LI C, ZHAO Y, LI L X, et al. Exposure assessment of phthalates in non-occupational populations in China\[J\]. Sci Total Environ, 2012, 428:60-69.

\[9\] ZENG F, CUI K Y, XIE Z Y, et a1. Phthalate esters (PAEs): emerging organic contaminants in agricultural soils in peri-urban areas around Guangzhou, China\[J\]. Environ Pollut, 2008, 156(2):425-434.

\[10\] 潘靜靜, 鐘懷寧, 李丹,等. 食品接觸材料及制品中鄰苯二甲酸酯類塑化劑的風險管控\[J\]. 中國油脂, 2019,44(4):85-90.

\[11\] 劉玉蘭, 劉燕, 胡愛鵬,等. 芝麻中塑化劑含量及其在制油過程中的遷移規律\[J\]. 食品科學, 2019,40(4):312-317.


花生油中塑化劑污染的來源分析及管控方法--3期.pdf



上一篇:玉米毛油酸價及堿煉脫酸對其甘油酯組成及3-氯丙醇酯和縮水甘油酯的影響
下一篇:亞麻籽營養成分提取及其功能和應用研究進展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性夜影院爽黄e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