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油脂網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手機版

全球油菜產業現狀與我國油菜產業問題、對策

發布日期:2022-04-06 20:32來源:中國油脂作者:何微等(lkmoo上傳點擊次數:

油菜是世界四大油料作物之一,作為食用植物油和植物蛋白的主要來源,油菜在農產品中占有重要地位。我國油料作物種植規模、種植業產值和覆蓋農民就業數量均僅次于糧食作物,油料產品的穩定生產和有效供給是保障國家食品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1]。油菜是我國第一大油料作物,兼具油、菜、花、蜜、茶、肥、飼等多維度利用價值,其全產業鏈包括產前、產中和產后三個階段,具體涵蓋種質資源、功能基因挖掘利用、育種、綠色高效栽培、品質安全、脂質營養與油菜產品加工等一系列研發領域。我國油菜生產歷經三次大變革,但單產和產油量較一些發達國家仍存在較大差距。此外,耕地面積減少和勞動力不足等不良因素的出現,對油菜產業的持續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深入分析全球油菜產業現狀,提出保障我國油料供給安全、推動我國油菜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對策尤為重要。 

1全球油菜產業發展現狀 

2020年全球油菜播種面積和產量小幅增長,消費量和貿易量持續增加,油菜籽供需形勢總體偏緊。受市場供應和消費預期疊加效應的影響,油菜籽價格持續走高,短期內價格仍將高位運行。在油菜籽價格大幅走高背景之下,農戶擴產復產的積極性較高,產量預期增加。與此同時,高價格會抑制消費需求,油菜供應形勢預計略微好轉,但供需偏緊格局較難轉變。(除特殊說明外,本文供需和貿易數據均來源于美國農業部[2]。)

1.1全球油菜供需現狀 

1.1.1油菜生產小幅增長 2016—2020年,全球油菜播種面積和油菜籽產量分別由3 342.7萬hm2、6 949.4萬t上升至3 610.7萬hm2、7 179.6萬t,其中,2017年油菜籽產量達到高點,為7 214.9萬t,2018—2019年連續下降至6 907.5萬t,2020年有所回升。全球油菜主產國包括加拿大、歐盟和中國,2016—2020年中國油菜籽產量穩中有升,加拿大和歐盟則略有下降。2020年,各油菜主產國油菜籽產量占比為加拿大26.5%、歐盟226%、中國19.5%,油菜種值整體呈現分布廣、生產集中度較分散的特點[3]。2016—2020年全球菜籽油和菜籽粕產量持續上升,2020年菜籽油和菜籽粕產量分別為2 848.1 萬t和4 073.9萬t,同比增長1.5%和3.0%。

 1.1.2油菜籽消費穩步增加 

2016—2020年全球油菜籽消費量持續上漲,由2016年的7 026.4萬t上升至2020年的7 355.3萬t,且以2020年增長最快,相較2019年增長率達到26%,其主要原因在于全球菜籽粕消費量的快速增長,由2016年的3 860.6萬t上升至2020年的4 100.8萬t,而菜籽油的消費量基本保持平穩。2020年,全球油菜籽壓榨消費7 106.4萬t,食用消費65.0萬t,飼用消費183.9萬t,占比分別為966%、0.9%和2.5%。主要油菜籽消費國消費量占比為歐盟30.7%、中國22.9%、加拿大14.4%。

 1.1.3油菜籽進出口貿易持續擴大

 2020年,全球油菜籽進出口量分別為1 709.2萬t和1 731.1萬t,同比增長7.4%和8.0%??v觀2016—2020年全球油菜籽貿易情況,2016年進出口量分別為1 579萬t和1 613萬t,2017年進出口量分別保持為1 572萬t和1 653萬t,2018年全球油菜籽產量下滑,貿易縮緊,進出口量降為1 464萬t和1 462萬t,2019年后全球油菜籽進出口量開始回升,2020年持續擴大。油菜籽主要進口國為歐盟、中國和日本,主要出口國為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烏克蘭。歐盟是全球最大的生物柴油生產國,菜籽油是歐盟生物柴油行業使用的主要原料,加上農場到餐桌戰略導致歐盟油菜籽產量減少,歐盟油菜籽持續出現供應短缺,貿易量繼續增長,預計每年進口量將高達1 000萬t[4]。 

1.2全球油菜產業主要問題

1.2.1油菜籽供需缺口較大 2020年,全球油菜籽期初庫存756.5萬t,同比減少22.9%;油菜籽庫存消費比6.15%,較2019年下降2.52個百分點,創2016年來歷史新低。庫存消費比是衡量食品安全水平的重要指標,庫存消費比的連年降低反映出當前全球油菜產業供需矛盾突出,市場供應缺口較大。加拿大是全球油菜的主要生產國,油菜播種面積和產量均居世界首位,其一半以上的油菜籽用于出口。同時,烏克蘭和澳大利亞也是重要的油菜籽出口國,其油菜籽出口量分別占油菜籽產量的87.6%和78.8%,而日本和墨西哥所需油菜籽則基本全部依賴進口。 

1.2.2油菜產品價格漲幅明顯 2020年全球植物油期末庫存緊張,2021年初植物油價格持續走高。截至2021年5月,植物油價格指數為174.7點,創該指數自2012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5],這反映出植物油價格的迅速上漲。2021年7月,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報告稱,在經歷連續12個月的增長后,6月植物油價格指數首次回落,平均為157.5點[6],較5月環比下降17.2點(9.8%),但較2020年6月仍同比增長70.9點[7](81.9%)。油菜籽和菜籽油價格隨市場繼續劇烈波動,中國和歐洲進口需求增長[6],南美收獲延遲,價格也隨之走高,加拿大農業部預估2020/2021年度加拿大油菜籽價格將達到創紀錄的755美元/t[8]。根據FAO 2021年6月發布的《糧食展望》報告,2021年菜籽粕價格持續上漲,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菜籽粕國際價格由328美元/t上漲至408美元/t。 

1.2.3全球極端天氣持續肆虐,加重供需矛盾 2021年夏季,美國和加拿大西北部地區多地氣溫打破歷史最高紀錄,持續的高溫和干旱導致水資源短缺,對農業生產造成劇烈沖擊,導致南、北美洲等主產區油菜籽產量明顯下降,進一步加劇全球油菜籽供需矛盾。加拿大油籽加工商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5月加拿大油菜籽壓榨量為82.0萬t,環比減少9.05%[9]。加拿大統計局2021年6月29日發布的播種面積報告顯示,2021年加拿大油菜播種面積上調近40.47萬hm2,處于三年來最高水平,但預計產量會受到極端天氣影響[10]。

 1.2.4油菜轉基因生物育種發展呈現區域不平衡 現代生物技術加速了油菜生物育種進程,尤其是CRISPR編輯技術和轉基因技術的快速發展,極大地縮短了油菜生物育種周期,提升了油菜籽產量和油菜性狀,有效緩解了全球油菜產業中長期存在的供需矛盾問題。根據ISAAA數據[11],2019年全球轉基因油菜播種面積1 010萬hm2,占全部油菜播種面積的27%,種植轉基因油菜的國家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和智利,且美國和加拿大的轉基因油菜普及率分別高達100%和95%[12]。而中國雖尚未商業化種植轉基因油菜,卻大量進口加拿大油菜籽。油菜轉基因生物育種的發展呈現區域不平衡態勢,且轉基因油菜在不同國家的受認可度不同,也對轉基因油菜的產業化發展造成一定影響。

1.2.5油料加工重要營養成分流變規律和調控機制研究尚有欠缺 當前,油料加工特性、儲藏特性等原料科學研究逐漸升溫,如Chew[13]探究了冷榨和微波預處理對菜籽油提取率和生物活性成分的影響,從艷霞等[14]進行了微波技術對油菜籽壓榨品質影響和菜籽油脫磷工藝的研究,于金平[15]探析了油脂加工工藝及其對油脂氧化穩定性的影響,朱云[16]分析了植物油中角鯊烯含量及其在油脂加工過程中的變化等。從這些研究來看,當前研究更關注油料中的微量活性組分在制油中數量和質量的變化,但是,考慮到微量活性組分的多樣性和在加工過程中的分解、轉化等復雜性,研究明確油料重要營養成分在加工與儲運過程中的化學、生物學變化及其對油料產品品質的影響,將是油料品質調控、營養提升的重要理論關鍵,目前相關研究尚有欠缺。

 1.2.6油菜多維度功能開發利用有待加強 目前,全球油菜研發的關鍵點大多在于菜籽油,然而,菜籽餅粕富含植物蛋白,亦可通過加工技術進行深度開發利用。此外,全球在多彩油菜觀光旅游、土壤修復、飼料加工等領域多維度開發利用尚有不足,但預計前景廣闊,相關開發利用有待加強。實際上,澳大利亞已利用油菜作為生物載體,通過合成生物學,將深海魚油中長鏈不飽和脂肪酸如DHA和EPA合成相關基因經轉基因方式導入油菜,從而大規模人工合成DHA和EPA用于商業利用,應用前景十分廣闊。

2我國油菜產業供需現狀和產業發展問題 

我國是世界油菜生產大國,產量位居世界前列,每年提供優質食用油約520萬t,約占國產油料作物產油量的50%,是我國第一大油料作物。此外,每年生產高蛋白飼用菜籽餅粕約800萬t,是我國第二大飼用蛋白源[17]。近年來,我國油菜產業在生產、消費、貿易方面都有了一定的發展,但仍面臨一些問題需要改善和解決。

 2.1我國油菜產業供需現狀

 2.1.1油菜播種面積和產量基本穩定,單產有提升 2020年,我國實現油菜播種面積、總產、單產,油菜籽含油量和雙低品質“五齊升”,油菜播種面積680萬hm2、總產量1 400萬t,同比增長3.3%和38%。2015年臨時收儲政策取消后,我國的油菜播種面積和產量均明顯減少,近三年有所回升。我國油菜的單產水平不斷提升,從2011年的1.83 t/hm2上升至2020年的2.06 t/hm2,但與歐盟3.1 t/hm2的單產水平仍有一定差距。2020年我國體系輻射區油菜籽含油量較2019年同比上升2.12%,芥酸、硫苷雙低達標率上升3.7%,油菜籽品質進一步提升[18]。

2.1.2油菜產品產量和消費量均居世界高位,庫存持續減少 2020年,中國菜籽油和菜籽粕產量及在全球占比分別為635.7萬t/21.9%和961.9萬t/23.4%,菜籽油和菜籽粕消費量及在全球占比分別為825.0萬t/292%和1 151.4萬t/28.1%。雖然我國是菜籽油和菜籽粕生產大國,但已連續十年以上產量低于消費量,主要依靠庫存和進口彌補供應缺口,2016年至今我國菜籽油庫存持續下降,菜籽粕庫存變化不大。 

2.1.3油菜籽進口略有減少,菜籽油和菜籽粕進口走勢增強 

由于國內油菜籽價格明顯高于進口油菜籽,加之國內旺盛的油料需求,我國的油菜籽進口量長期保持在高位[19],但中加關系緊張導致2021年以來中國油菜籽的進口量出現了一定幅度下降。2021年1—4月,中國進口油菜籽66.4萬t,比2020年同期減少13.4萬t,減幅16.8%。取而代之的是成品菜籽油和菜籽粕的進口量持續快速上漲,其中,僅2021年1—4月中國已進口菜籽油95.0萬t,比2020年同期增長46.8萬t,增幅97.1%,進口走勢增強明顯,進口來源國也更加多樣化,除加拿大外,俄羅斯和澳大利亞也是我國菜籽油的主要進口來源國。

 2.1.4油菜籽價格平穩,菜籽油和菜籽粕價格上漲 

由于國內供應偏緊,加之西北地區減產,下游廠家采購積極性不高,目前油菜籽價格出現小幅下跌[20],但國產油菜籽所剩庫存量少,預計油菜籽價格下跌有限。而國際油菜籽供應偏緊,進口油菜籽偏少、成本較高,加上國內油脂庫存處于低位,導致菜籽油價格呈現震蕩上行的趨勢。菜籽粕方面,水產養殖將迎來旺季,加之水產類價格上漲,菜籽粕需求將會進一步提升,對菜籽粕價格產生利好[21]。 

2.2我國油菜產業發展的關鍵問題

 2.2.1可用于油菜育種的優異種質資源保有量不夠、精準性不強 保存并廣泛收集種質資源是培育新品種的物質基礎。目前,我國主要以甘藍型油菜培育為主,而甘藍型油菜的馴化歷史僅幾百年,遺傳背景狹窄,遺傳基礎單一的問題十分突出,育種同質化嚴重,伴隨著病蟲草害和自然災害頻發,油菜生產對環境的壓力與日俱增。近年來我國作物(包括油菜)種質資源庫的建設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主要以自然資源為主,利用細胞工程或遠緣雜交、CRISPR基因編輯等生物技術人工創制的優異資源相對較少,部分優異等位基因發掘進展滯后。

 2.2.2主產區病菌頻發,需要培育耐漬、抗病和適合全程機械化生產的優異油菜新品種 長江流域為我國油菜主產區,長期遭受嚴重漬害,菌核病等病菌高發,對油菜的豐產和穩產提出嚴峻挑戰。對武漢市黃陂區(3月)調查顯示,菌核病病田率高達10%~30%[22]。此外,雖然隨著育種技術的不斷提升,我國已培育出許多優質油菜品種,例如中油雜系列、華油雜系列等,國家政策的扶持也使我國油菜全程機械化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20年湖北省和湖南省油菜耕種收機械化水平分別達到70%[23]和62%[24],但在我國大部分油菜產區,無論是品種特性、栽培技術還是施肥習慣等尚難以與機械性能相匹配,種植、田間管理、收獲等方面仍由人工完成,適宜油菜生產的成熟機型較少[25]。因此,亟需培育和種植更多適合機械化生產的優異油菜新品種,在此基礎上,才可能改善目前油菜種植分散且效益低的現狀,盡早形成規?;筒松a體系。

2.2.3國民對高品質食用油需求逐年提升,國產菜籽油缺乏有競爭力的品牌 隨著收入水平和健康意識的提高,消費者對健康、安全、高品質食用油需求逐年上升[26],高端食用油在國內食用油市場中的份額不斷增加[27]。而目前國內市場上優質食用油比例偏低、營養保健品質較差,同時生物毒素污染、農藥殘留等風險不斷升高,影響消費者健康。優質菜籽油的油酸等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高、必需脂肪酸含量豐富且組成合理,對改善國民脂質營養健康水平意義重大[28]。高油酸雙低油菜的培育和生產將成為未來我國食用油的發展方向之一。經過多年發展,我國食用油加工企業逐漸規?;?,油料加工設備大型化,技術更先進[29],但目前國產菜籽油缺乏有影響力和競爭力的品牌,加工企業競爭力較弱,國產菜籽油的品質和價格優勢都有待提升[30]。

2.2.4我國進口依賴度仍將維持較高狀態 近年來,我國油料自給率穩步提升,除國產大豆和油菜籽產量雙增長外,還大力發展花生、葵花籽等油料作物,增強了我國食用油供應保障。但由于國內強勁的消費需求,仍需消耗國內庫存和大量進口油菜產品。2020年我國油菜籽、菜籽油和菜籽粕進口量分別為320.0、190.0萬t和190.0萬t,菜籽油進口量的逐年遞增,形成了國內油企以進口油菜籽或進口菜籽油加工為主,國產菜籽油制煉為輔的局面[31]。受到資源和經濟效益低等因素制約,我國油菜播種面積和產量短期內難以大規模增加,仍需通過進口補充缺口。盡管近年來油菜籽進口來源地趨于多元化,但對加拿大的進口依賴度依然很高,存在較大的國際貿易風險。

3推動我國油菜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對策、建議

3.1加強油菜種質資源的收集、創制、保存和轉基因育種研究及應用

3.1.1加強種質資源庫建設,建立健全保護體系 油菜產業的高質量發展,首要問題是育種,重中之重是資源。要加強油菜等油料作物的種質資源庫建設,除自然資源外,充分利用基因編輯、轉基因等生物技術加強人工創制資源的保存、共享和利用,并對種質資源開展精準的鑒定評價,建立健全包含中期庫、長期庫和復份庫的完整保護體系和管理制度。

3.1.2加強轉基因育種研究及應用,提升科技創新水平和競爭力 加拿大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油菜主產國,轉基因油菜種植普及率高達95%,我國雖尚未商業化種植轉基因油菜,但每年大量進口加拿大油菜籽和相關產品,產業自給力不足。近年來,我國在轉基因油菜育種領域發表的SCI論文數量和公開的專利數量遠超歐美國家[32],科研實力逐步增強。在此基礎上,我國要繼續加強轉基因育種研究,充分挖掘利用優良基因,提升分子育種和基因組設計育種水平,加強油菜轉基因育種技術和材料儲備,豐富現有油菜遺傳變異,篩選集高產、高油、抗倒伏、抗病蟲等多種優異性狀聚合的突破性種質,挖掘轉基因油菜種植潛力和增產潛力。與此同時,國家也應出臺一系列政策保障農業轉基因研發和應用健康有序發展,通過各種途徑向公眾普及轉基因相關研究成果及其安全性。

 3.2加強優質品種研發和財政補貼,提高機械化水平和種植效益

 3.2.1結合科技優勢力量和政策,開發優質品種 我國在油菜育種和品種培育方面已形成良好的科研基礎,應通過集中國家油菜產業體系的優勢科技力量,培育單產高、高含油、高油酸、適合全程機械化生產的優質品種。通過一系列政策扶持,加大品種產業化開發支持力度,遴選出能滿足生產需要、符合市場需求的油菜品種,簡化審批流程,才能打通由研發到應用的關鍵環節,加速成果產業化應用[28]。

3.2.2加強機械化設備研發,科學選擇種植—管理—收獲模式 油菜機械化設備的質量及與油菜種植方式的適應情況,都會影響油菜全程機械化的發展。因此,要加快產前、產后成套裝備研發,實現產中各環節機械化均衡發展[33],加大油菜機播、機收等各方面的機械研制,對于油菜播種機中所存在的問題,例如播種均勻度較差、收獲損失率較高等都需要重點解決,從而提升油菜機械的適應性。但無論是種植方式還是收獲方式,都需要根據我國各地區的油菜生產情況對機械化設備進行科學的選擇[34]和智能化田間管理,利用無人機噴灑農藥,通過5G通訊和衛星等對田間生長狀態進行實時監控。

3.2.3將政策引導與市場機制結合,實現“一菜多用” 除中儲糧外,引入油脂加工龍頭企業共同參與油菜籽的托市收購,并由中央統一進行收購補貼,既可調動農民種植油菜的積極性,又能幫助國內油脂加工企業獲得足夠的加工原料,保證市場供應[35]。另外,根據王漢中[36]院士提出的“雙全戰略”,對油菜各生育期的全價值鏈發掘和對各價值點的全產業化開發,能充分發揮油菜的油用、菜用、花用、蜜用、肥用和飼用等多種用途,充分挖掘油菜利用價值,綜合提高油菜種植效益。

3.2.4加大補貼力度,支持良種繁育和產業薄弱環節 加大優質油菜籽補貼力度,鼓勵土地流轉,讓分散的油菜地連接起來,形成大規模種植[37],并重點補貼33.33 hm2(500畝)以上的種植大戶,提升農戶種植良種的積極性。對糧油加工企業進行低息和貼息支持,對加工銷售國產油菜籽的企業給予加工補貼,促進國產油菜籽加工。增加對油菜生產和加工薄弱環節的補貼,加大機收、烘干、儲藏等環節的補償投資,解決農戶的后顧之憂。

3.3實施差異化發展戰略,提升食用油品質

3.3.1實施差異化發展戰略,開發功能型菜籽油 雙低菜籽油是大宗食用植物油中飽和脂肪酸含量低、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高的食用油品種[38]。近年來,開發的優質技術裝備如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開發的功能型菜籽油7D綠色加工新技術與裝備[39]和選育的優質品種如華中農業大學傅廷棟院士選育的華油雜62R品種[40]等,若能實現產業化,不僅能生產出優質油料產品,以滿足消費者高品質需求,還能實現我國油料產品與國外產品的差異化,提升國際市場競爭力。此外,還應健全適應我國生產消費需求的菜籽油國家標準體系,依靠科技促進菜籽油加工產業升級,科學規劃油菜種植,確保不同地域油菜種植特色和菜籽油加工特色[41]。

 3.3.2建立全過程控制管理體系,提升食用油品質 食用油品質應從加強生產過程控制和提升質量管理技術入手,嚴格管控原料質量[42],加強監管力度[43]。規范油料產品特征標識[44],選擇優質油菜籽原料,基于先進綠色加工技術,進行生產全過程質量控制和監管,確保種植、收割、倉儲、物流、加工、質檢全流程的質量,對出現劣質產品的企業持續追蹤和抽檢。完善認證管理模式,建立從“農田到餐桌”的質量管理體系,并運用國際通行規則將食用油擴大到國際市場[45],增強我國高品質食用油的國際競爭力。

3.4增加油料儲備,拓展油脂油料進口來源渠道

 3.4.1增加油料儲備規模,做好油菜進口風險預警 加強油料儲備管理,適當增加油菜籽等各類油料作物和食用油儲備規模,完善油料儲備體系。逐步建立政府主導、企業參與、市場調節的經營模式,科學核定油料靜態庫存和管控動態庫存變化。密切監測市場油料供需動態,及時調整各級儲備水平,加強引導國內各大糧油加工企業保持合理的周轉庫存量,保障我國油料安全。

3.4.2建立多源頭油菜籽進口體系,健全進出口機制 在努力提升國內油料自給水平、鞏固傳統進口來源地的基礎上,不斷拓寬油菜籽進口渠道,主動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合作與貿易[46],通過向“一帶一路”沿線適合種植油菜的國家推廣現代化栽培技術,提升這些國家的油菜產業水平,為拓寬我國進口渠道做儲備。支持具備國際資源整合能力的企業開展產業鏈上下游并購,支持國內企業在海外布局油菜種植、倉儲、物流市場等,掌握更多油料油脂資源,提高我國企業的國際貿易影響力。 

4結語 

糧油事關國計民生,保障油料供給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礎。我國是油料消費和進口大國,針對我國油料供給中的突出問題,要在充分研判國際和國內形勢的基礎上,通過加強種質資源建設利用和轉基因育種研究應用、加強優質品種研發以提高機械化水平、實施差異化戰略以提升食用油品質、增加油料儲備拓展進口渠道等舉措,促進我國油菜產業高質量發展和保障油料安全。
     參考文獻:
     [1] 王漢中, 殷艷.我國油料產業形勢分析與發展對策建議[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4,36(3): 414-421.
     [2]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Foreign agricultural service-market and trade data[EB/OL].[2021-08-05]. https://apps.fas.usda.gov/psdonline/app/index.html#/app/advQuery.
     [3] 曾曉娟, 連靜, 紀晟瑩, 等.基于1969—2018年FAO數據的世界油菜種植情況分析[J]. 湖南農業科學,2021(2): 96-99.
     [4] 中國農業信息網. 歐盟油菜籽供應短缺,每年進口可能高達1 000萬噸[EB/OL]. (2021-07-08)[2021-08-05]. http://www.agri.cn/V20/ZX/sjny/202107/t20210702_7721055.html.
     [5]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食品價格指數攀升至近十年來最高水平[EB/OL]. (2021-06-04)[2021-06-24]. http://www.cnafun.moa.gov.cn/news/gjxw/202106/t20210605_6369141.html.
     [6] 中國食品工業協會. 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6月反彈[EB/OL]. (2020-07-08)[2021-08-05]. http://www.cnfia.cn/archives/6338.
     [7] 中研網. 植物油價格指數創四個月新低 2021中國食用植物油進口需求趨勢[EB/OL]. (2021-07-09)[2021-08-04]. https://www.chinairn.com/hyzx/20210709/154914857.shtml.
     [8] 加拿大農業暨農業部. 加拿大農業部預計下一年度油菜籽價格下跌7%以上[EB/OL]. (2021-05-25)[2021-06-24]. http://www.100ppi.com/news/detail-20210525-1821078.html.
     [9] 金十數據. COPA月報:加拿大2021年5月油菜籽壓榨量為820 250噸[EB/OL]. (2021-06-29)[2021-07-06]. http://futures.eastmoney.com/a/20210629197 7115359.html.
     [10] 中國農業信息網. 加拿大油菜籽面積上調近100萬英畝[EB/OL]. [2021-07-07]. http://www.agri.cn/V20/ZX/sjny/202107/t20210701_7720382.html.
     [11] ISAAA. Global status of commercialized biotech/GM crops 2019: Africa leads progree in biotech crop adoption with doubled number of planting countries in 2019[R]. Ithaca, New York: ISAAA,2020.
     [12] ISAAA. Global status of commercialized biotech/GM crops 2018: biotech crops continue to help meet the challenges of increased population and climate change[R]. Ithaca, New York:ISAAA, 2019.
     [13] CHEW S C.Cold-pressed rapeseed (Brassica napus) oil: chemistry and functionality[J/OL]. Food Res Int,2020,131: 108997[2021-07-21].https://doi.org/10.1016/j.foodres.2020.108997.
     [14] 從艷霞, 鄭明明, 鄭暢, 等.微波技術對油菜籽品質影響研究進展[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9,41(1): 151-156.
     [15] 于金平.油脂加工工藝及其對油脂氧化穩定性的影響[J]. 現代食品,2020(9): 109-111.
     [16] 朱云.植物油中角鯊烯含量及其在油脂加工與使用過程中的變化[J]. 中國油脂,2019,44(12): 136-138.
     [17] 中國經濟網. 如何保障食用油料供給安全:訪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科學院副院長王漢中[EB/OL]. (2021-05-09)[2021-06-24].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9226367380539505&wfr=spider&for=pc.
     [18] 劉志偉, 李先容, 楊澤宇.我國油菜產業實現單產、總產、面積、含油量和雙低品質“五齊升”[J]. 中國食品,2021(3): 154-155.
     [19] 劉成, 馮中朝, 肖唐華, 等.我國油菜產業發展現狀、潛力及對策[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9,41(4): 485-489.
     [20] 中商產業研究院. 2021年4月油料市場供需及價格走勢預測分析:國內外植物油價格均上漲[EB/OL]. (2021-04-25)[2021-06-24]. 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4251899302413.html.
     [21] 農產品期貨網. 新菜籽陸續上市 價格高開銷售“冷”[EB/OL]. (2021-06-03)[2021-06-25]. http://www.100ppi.com/news/detail-20210603-1825515.html.
     [22] 黃陂區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 油菜菌核病發生預報[EB/OL]. (2021-03-03)[2021-07-07]. http://www.huangpi.gov.cn/zjhp/hpsn/tzgg_511/202103/t20210303_1642255.html.
     [23] 崔逾瑜. 中國飯碗 鄂糧添香[N]. 湖北日報, 2021-07-01(T13).
     [24] 湖南省人民政府. 湖南農機現代化“加速跑”:至2025年,主要農作物綜合機械化水平達62%[EB/OL]. (2021-03-05)[2021-07-07]. http://www.hunan.gov.cn/hnyw/zwdt/202103/t20210305_14745969.html.
     [25] 孫茜.我國油菜機械化生產現狀、存在問題及對策[J]. 農業開發與裝備,2020(8): 45.
     [26] 中國食品安全網. 國民對高品質食用油需求呈逐年上升趨勢[EB/OL]. (2021-05-20)[2021-06-25]. https://www.cfsn.cn/front/web/site.searchshow?pdid=136&id=53204.
     [27] 謝慧, 譚太龍, 羅晴,等.油菜產業發展現狀及面臨的機遇[J]. 作物研究,2018,32(5): 431-436.
     [28] 周洪宇. 關于做大做強長江流域油菜產業保障我國食用油供給安全的建議[EB/OL]. (2021-03-08)[2021-06-25]. https://www.mjhb.org.cn/index.php?id=12745.
     [29] 相海, 劉增革.油料深加工領域發展動態[J]. 農業工程技術(農產品加工業),2014(3): 26-28.
     [30] 殷艷, 尹亮, 張學昆, 等.我國油菜產業高質量發展現狀和對策[J]. 中國農業科技導報,2021,23(8): 1-7.
     [31] 黃天柱, 陳渠玲, 吳衛國, 等.國產菜籽油加工行業現狀及發展趨勢探討[J]. 中國油脂,2020,45(8): 5-8.
     [32] 楊小薇, 何微, 李俊, 等. 全球油菜分子育種技術發展態勢研究[M]. 北京: 電子工業出版社, 2020.
     [33] 萬星宇, 廖慶喜, 廖宜濤, 等.油菜全產業鏈機械化智能化關鍵技術裝備研究現狀及發展趨勢[J]. 華中農業大學學報,2021,40(2): 24-44.
     [34] 沈小軍.油菜全程機械化生產存在的問題及其對策[J]. 農民致富之友,2019(24): 124.
     [35] 謀定研究中國智庫網. 油菜籽謀定臨儲政策:農業大健康:政策引導結合市場機制[EB/OL]. (2020-11-02)[2021-06-25]. https://www.sohu.com/a/428974988_120113039.
     [36] 王漢中.以新需求為導向的油菜產業發展戰略[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8,40(5): 613-617.
     [37] 郭燕枝, 楊雅倫, 孫君茂.我國油菜產業發展的現狀及對策[J]. 農業經濟,2016(7): 44-46.
     [38] 李殿榮, 陳文杰, 于修燭, 等.雙低菜籽油的保健作用與高含油量優質油菜育種及高效益思考[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6,38(6): 850-854.
     [39] 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產品加工與營養學研究團隊.功能型菜籽油7D產地綠色高效加工技術[J]. 中國油料作物學報,2019,41(3): 485.
     [40] 李倩, SHAH N, 周元委, 等.抗根腫病甘藍型油菜新品種華油雜62R的選育[J]. 作物學報,2021,47(2): 210-223.
     [41] 梅星星, 馮中朝, 鄭炎成.菜籽油加工產業“差異化”發展模式分析[J]. 中國油脂,2015,40(6): 1-6.
     [42] 李喜田.食用植物油加工質量的影響因素及控制[J]. 中國油脂,2020,45(7): 110-113.
     [43] 王賽楠, 郭立凈, 智文莉, 等.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的質量安全風險分析與監管對策研究[J]. 中國油脂,2020,45(9): 38-42,66.
     [44] 劉成, 馮中朝, 喻璨聰, 等.中國食用植物油市場的“劣幣逐良幣”:以油菜產業為例的分析[J]. 世界農業,2019(11): 12-17,33.
     [45] 田浩國.我國食用油貿易逆差的特征、原因及對策研究[J]. 江蘇商論,2020(7): 32-34,47.
     [46] 劉成, 趙麗佳, 唐晶, 等.中美貿易沖突背景下中國油菜產業發展問題探索[J]. 中國油脂,2019,44(9): 1-6,11.

上一篇:現階段國產大豆加工企業發展路徑探討
下一篇:為保障我國食用油安全作出新的貢獻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性夜影院爽黄e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