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油脂網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手機版

貿易爭端背景下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變動分析

發布日期:2021-08-18 16:50來源:中國油脂作者:王永剛1,李豪強2點擊次數:

收稿日期:2019-10-28;修回日期:2020-03-07

基金項目:河南省高等學校重點科研項目(19A630032);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研究生教育質量提升項目;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高等教育教學改革研究與實踐項目

作者簡介:王永剛(1967),男,教授,高級工程師,碩士生導師,博士(后),研究方向為農產品貿易與物流(Email)15936265700@163.com。

通信作者:李豪強,碩士研究生(Email)654840159@qq.com.專題論述

DOI: 10.12166/j.zgyz.1003-7969/2020.07.002


貿易爭端背景下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變動分析

王永剛1,李豪強2,王妍霏3,王鑫瑞4

(1.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 管理工程學院,鄭州 450046; 2.河南國際數字貿易研究院,鄭州 450000;

3.多倫多大學 羅特曼商學院,多倫多 M4Y1M7; 4.海南大學 旅游學院,???570228)

摘要:2019年5月以來中美貿易沖突再度重啟,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也隨之迎來新的變局。在總結分析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特征的基礎上,探討了中美貿易爭端對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的影響。主要結論為:相對壟斷的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出口格局在中長時期內不會改變;相對分散的世界油料、植物油進口市場存在較多變數;短期內會出現美國與巴西、阿根廷等國的國別替代以及大豆、大豆油與棕櫚油的品種替代;中國仍將保持大量進口油料,以進口油料為主、進口植物油為輔的基本態勢。

關鍵詞:貿易爭端;油料生產;植物油生產;油料貿易;植物油貿易

中圖分類號:TS222;F746 文獻標識碼:C

文章編號:1003-7969(2020)07-0005-05


Changes in production and trade patterns of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rade disputes

 WANG Yonggang1, LI Haoqiang2, WANG Yanfei3, WANG Xinrui4

(1.School of Management Engineering, Zhengzhou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Zhengzhou 450046, China;

2.Hen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Digital Trade, Zhengzhou 450000, China; 3.Rotman Commerce, University of

Toronto, Toronto M4Y1M7, Canada; 4.Tourism College, Hainan University,Haikou 570228, China)


Abstract:With the restart of Sino-US trade conflicts since May 2019, the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production and trade patterns have also ushered in new changes. On the basis of summarizing and analyzing the production and trade characteristics of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the impact of Sino-US trade disputes on the production and trade patterns of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was discussed. The main conclusions were obtained as follows: the production and export pattern of relative monopoly of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would not change in the medium and long term; the relatively scattered global oilseeds and vegetable oils import market had many variables; in the short term, there would be country substitu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Brazil, Argentina and other countries, as well as substitution variety of soybean, soybean oil and palm oil; China would still maintain the basic situation of large amount of imported oilseeds and a small amount of imported vegetable oil.

Key words:trade disputes; oilseeds production; vegetable oils production; oilseeds trade; vegetable oils trade


近年來,世界油料和植物油生產、貿易均呈現出持續增長的趨勢。2014—2018年間,世界主要油料生產量和貿易量分別增長了11.7%和17.4%,植物油生產量和貿易量分別增長了6.7%和3.4%;中國年均進口油料9 110.4萬t,占世界油料總進口量的56.7%,從美國年均油料進口額109.7億美元,占美國油料出口額的50.6%。自2019年5月美國宣布將2 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進口關稅由10%上調至25%,中國隨即宣布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分別實施25%、20%或10%加征關稅\[1\]。在中美經貿沖突重啟的背景下,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將如何變化,對這一問題的深入研究,將為中國政府和企業制定油料、植物油生產及貿易戰略提供理論依據。

1、世界油料生產和貿易格局

1.1世界油料生產和貿易概況在世界范圍內,主要油料品種有大豆、油菜籽、花生、棉籽和棕櫚仁,該5種油料生產量之和約占世界油料總生產量的90%,其他品種油料的生產量相對較小\[2\]。2014—2018年間,世界油料年均生產量為56 306.4萬t,其中大豆生產量為33 830.0萬t,油菜籽生產量為7 121.7萬t,花生生產量為4 406.5萬t,棉籽生產量為4 157.7萬t,棕櫚仁生產量為1 763.8萬t。大豆是世界重要的油料品種,生產量約占世界油料總生產量的60%,其中約85%以上的大豆被用于壓榨大豆油,因此大豆是全球植物油及蛋白飼料的最主要來源。由于大豆處于重要的生產地位,促使大豆成為國際貿易量最大的油料品種。2014—2018年間,大豆貿易量占世界油料總貿易量的90%左右;在其他油料中,油菜籽的貿易量僅次于大豆,占油菜籽產量的20%左右。本文主要對世界大豆、油菜籽的生產和貿易格局作分析。

1.2世界大豆生產和貿易格局(見表1)

表1世界大豆生產、貿易狀況萬t

11.png

注:資料來源為美國農業部網站(www.usda.gov);表中數據為5個市場年(2014—2018年)的平均值。下同。    

由表1可知,大豆的生產和出口相對集中。在大豆生產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美國、巴西、阿根廷和中國,4個國家生產量總和占世界大豆總生產量的86.3%。美國大豆生產量常年占據世界第一;近年來,巴西、中國大豆生產增長迅猛。2014—2018年間,美國大豆年均生產量為11 488.7萬t,占世界總產量的34.0%;巴西大豆生產量從9 720.0萬t增加到11 700.0萬t,增長率為20.4%;中國大豆生產量從1 269.0萬t增加到1 590.0萬t,增長率為25.3%。在大豆出口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巴西、美國、阿根廷和巴拉圭,4個國家的出口量總和占世界大豆總出口量的92.9%。歷史上,美國一直占據全球大豆出口市場的主導地位;近年來,巴西大豆出口增長迅速,但是阿根廷大豆出口呈現明顯波動下降的趨勢。2014—2018年間,美國大豆年均出口量為5 364.4萬t,占世界總出口量的38.1%;巴西大豆出口量從5 061.2萬t增加到7 850.0萬t,增幅達55.1%;阿根廷大豆出口量從2014年的1 057.5萬t連續下降至2017年的211.2萬t,2018年重新增長到630.0萬t。大豆進口同樣呈現出集中的態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中國、歐盟、墨西哥和日本,4個國家或地區的大豆進口量總和占全球總進口量的76.9%。傳統上,日本和歐洲占據著世界大豆進口市場的主導地位,但其進口長期以來緩慢增長。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大豆進口出現爆發式增長,超越日本和歐洲成為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大豆壓榨量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中國、美國、巴西和阿根廷。大豆壓榨量占其消費量的比例為:中國84.6%、美國93.8%、巴西94.3%、阿根廷86.7%。

1.3世界油菜籽生產和貿易格局(見表2)

表2世界油菜籽生產、貿易狀況萬t

22.png


由表2可知,油菜籽的生產和出口相對集中。在油菜籽生產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歐盟、加拿大、中國和印度,4個國家(地區)的生產量總和占世界油菜籽總生產量的85.9%。歐盟是世界第一大油菜籽生產地區,但近年來生產量呈現波動下降的態勢。2014—2018年間,歐盟油菜籽生產量從2 457.8萬t減少到2 006.1萬t,降幅達18.4%。與其他主產國相比,中國油菜籽生產量平穩中略微下降。2014—2018年間,中國油菜籽生產量從1 391.4萬t下降到1 285.0萬t,降幅為76%。在油菜籽出口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加拿大、澳大利亞、烏克蘭和歐盟,4個國家(地區)的出口量總和占世界油菜籽總出口量的96.4%。加拿大常年占據世界油菜籽出口市場的主導地位。2014—2018年間,加拿大油菜籽出口量從921.6萬t增加到1 060.0萬t,增幅為150%;年均出口量為1 039.4萬t,占世界總出口量的67.1%。油菜籽進口與生產、出口相比處于相對分散的態勢。油菜籽進口量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中國、歐盟、日本和墨西哥,4個國家(地區)的進口量總和占世界油菜籽總進口量的79.5%。傳統上,日本和歐盟一直處于油菜籽進口大國(地區)的地位;近年來,中國和墨西哥油菜籽進口增長較快。2014—2018年間,中國油菜籽年均進口量達431.5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28.9%;歐盟油菜籽年均進口量為362.8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24.3%。油菜籽壓榨量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歐盟、中國、加拿大和印度。油菜籽壓榨量占其消費量的比例為:歐盟96.2%、中國96.9%、加拿大968%、印度85.6%。

2、世界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

2.1世界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概況就全球而言,主要植物油品種有棕櫚油、大豆油、菜籽油、花生油和棉籽油,該5種植物油生產量之和約占世界植物油總生產量的80%,其他品種植物油的生產量相對較小。2014—2018年間,世界植物油年均生產量為18 891.3萬t,其中棕櫚油生產量為6 602.8萬t,大豆油生產量為5 327.3萬t,菜籽油生產量為2 767.4萬t,花生油生產量為563.8萬t,棉籽油生產量為483.3萬t。在生產量和國際貿易量上,棕櫚油均居全球各種植物油之首。世界植物油貿易量占生產量的比例較高。2014—2018年間,世界植物油年均出口量為7 917.2萬t,占世界植物油總生產量的41.9%,其中棕櫚油出口量占生產量的比例最高,達到了72.9%。由于棕櫚油可貿易數量大、價格便宜,長期以來棕櫚油出口量占植物油總出口量的比例高達60%以上,嚴重抑制了其他品種植物油的出口。雖然大豆油長期是全球植物油生產和消費市場的主導者,但近年來受到了棕櫚油的激烈沖擊。本文主要對棕櫚油、大豆油和菜籽油的生產、貿易格局進行分析。

2.2世界棕櫚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見表3)

表3世界棕櫚油生產、貿易狀況萬t

33.png


由表3可知,相比其他植物油,棕櫚油的生產和出口最為集中。棕櫚仁主要產地在東南亞,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一直是全球棕櫚油的主要生產和出口國。2014—2018年間,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棕櫚油年均生產量分別為3 640.0萬t和1 932.4萬t,2個國家的生產量總和約占世界棕櫚油總生產量的844%;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棕櫚油年均出口量分別為2 649.4萬、1 683.0萬t,2個國家的出口量總和占世界棕櫚油總出口量的90.1%。棕櫚油進口與生產、出口相比呈現出不同的貿易格局,相對而言比較分散。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印度、歐盟、中國和巴基斯坦,4個國家(地區)的進口量總和占世界棕櫚油總進口量的53.4%。2014—2018年間,印度棕櫚油年均進口量達929.0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20.2%;中國棕櫚油年均進口量為534.7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11.6%。

2.3世界大豆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見表4)

表4世界大豆油生產、貿易狀況萬t

44.png


由表4可知,大豆油的生產和出口比較集中。在大豆油生產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中國、美國、阿根廷和巴西,4個國家生產量總和占世界大豆油總生產量的77.6%。歷史上,美國大豆油生產量常年位于世界首位。近年來,中國、阿根廷大豆油生產迅猛增長。2014—2018年間,中國大豆油生產量從1 335.0萬t增加到1 541.1萬t,增幅達15.4%;阿根廷大豆油生產量從768.7萬t增加到820.0萬t,增幅為6.7%。在大豆油出口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阿根廷、巴西、美國和歐盟,4個國家(地區)的出口量總和占世界大豆油總出口量的75.5%。2014—2018年間,阿根廷大豆油年均出口量達508.2萬t,位于世界首位;巴西和美國大豆油年均出口量分別為140.2萬t和103.5萬t,居世界第二位和第三位。大豆油進口與生產、出口比較而言,相對分散。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印度、孟加拉國、阿爾及利亞和中國,4個國家的進口量總和占世界大豆油總進口量的51.5%。2014—2018年間,印度大豆油年均進口量達340.0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319%;中國大豆油年均進口量為69.0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6.5%。

2.4世界菜籽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見表5)

表5世界菜籽油生產、貿易狀況萬t

55.png


由表5可知,菜籽油的生產和出口現狀比較集中。在菜籽油生產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歐盟、中國、加拿大和印度,4個國家(地區)的生產量總和占世界菜籽油總生產量的825%。2014—2018年間,歐盟菜籽油年均生產量達1 014.5萬t,占世界總生產量的36.7%,為世界第一大生產地區;中國菜籽油年均生產量為673.9萬t,占世界總生產量的24.4%。在國際貿易量占總生產量的比例方面,菜籽油與棕櫚油、大豆油有所不同,菜籽油的比例偏小。2014—2018年間,世界菜籽油年均出口量為446.8萬t,僅占生產量的161%。在菜籽油出口方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地區)分別為加拿大、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俄羅斯和歐盟,4個國家(地區)的出口量總和占世界菜籽油總出口量的88.1%。加拿大常年處于菜籽油出口市場首位,出口量遠遠超過其他國家。2014—2018年間,加拿大菜籽油年均出口量為295.0萬t,占世界總出口量的66.0%。菜籽油進口同樣處于相對集中的態勢。世界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為美國、中國、挪威和印度,4個國家進口量總和占世界菜籽油總進口量的80.6%。歷史上,美國、中國常年位居菜籽油進口國前兩名。2014—2018年間,美國菜籽油年均進口量為181.5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41.6%;中國菜籽油年均進口量為94.4萬t,占世界總進口量的21.6%。

3、中美貿易爭端對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的影響

3.1相對壟斷的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出口格局不會改變油料和植物油的生產、出口非常集中,這種類似寡頭壟斷的世界市場格局將維持較長一個時期。長期以來,美國、巴西、阿根廷主導著世界大豆、大豆油的生產和出口。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主導著世界棕櫚油的生產和出口。加拿大、歐盟主導著世界油菜籽、菜籽油的生產和出口\[3\]。目前美國、巴西、阿根廷、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已成為全球油料、植物油生產和出口的專業基地,發展潛力明顯優于其他國家。這種格局的形成其實反映了各國的比較優勢和全球資源配置的優化,不會因為中美貿易爭端而出現大的改變。

3.2相對分散的世界油料、植物油進口格局存在較多變數油料及植物油進口與生產、出口比較而言,整體相對分散,世界進口市場存在較多變數。中國、日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阿爾及利亞、墨西哥、歐盟、挪威等國(地區)在油料及植物油進口市場占有重要地位。中國、日本、墨西哥等國油脂加工業較為發達,且實行相對鼓勵油料進口、抑制成品油進口的貿易政策,這些國家以油料進口為主。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等國油脂加工業比較落后,且實行相對鼓勵成品油進口的貿易政策,這些國家以成品油進口為主。歐盟既是大豆、油菜籽進口大戶,也是棕櫚油進口大戶,其進口量中很大一部分用于加工出口和產業內貿易。為應對貿易爭端、獲取國際市場主導權,中國、印度等進口大國可能會調整各自的油料、植物油貿易政策,采取擴大進口來源國、聯合采購等措施,與出口大國進行博弈,從而導致不同品種油料與植物油進口貿易的此消彼長。

3.3短期內,油料及植物油生產、貿易會出現國別替代和品種替代一是國別替代,美國與巴西、阿根廷等國的大豆生產、出口將出現此消彼長。貿易爭端背景下,中國將提高從美國進口大豆的關稅,中國大豆壓榨企業和貿易商將把大豆進口的重點轉向巴西、阿根廷等新興大豆主產國\[4-5\]。作為大豆進口第一大國,中國新增的供應缺口將吸引巴西、阿根廷等國增加大豆種植面積、擴大對中國的出口。二是品種替代,大豆、大豆油與油菜籽、菜籽油、棕櫚油的生產、出口將出現此消彼長。貿易爭端背景下,為保障油脂供給安全,中國在抬高美國大豆及其加工品進口門檻的同時,將降低從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進口油菜籽、菜籽油、棕櫚油的門檻,同時通過改變自身養殖方式和飼料結構、適當增加飼料中菜籽粕配比等措施,促進油料及植物油進口品種的多樣化。

3.4中國仍將保持大量進口油料,以進口油料為主、進口植物油為輔的基本態勢近十幾年來,中國油料、植物油進口迅猛增加,并表現出以進口油料為主、進口植物油為輔的態勢\[6\]。目前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大豆進口國、第一大油菜籽進口國、第二大菜籽油進口國、第三大棕櫚油進口國、第四大大豆油進口國。一方面,進口產品在填補國內供需缺口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緩解了國內油料數量不足、質量偏低的狀況。另一方面,油料來源單一和對外高依存度,致使中國難以掌控市場話語權,對國際市場價格的影響甚微。造成這種格局的主要因素為中國油料產不足需、油料貿易政策相對寬松以及進口產品擁有質量優勢和價格優勢。這些因素不會因中美貿易爭端而發生根本性變化,中國大量進口國外油料的局面在一定時期內也不會改變。4結束語就全世界而言,不同品種的油料、植物油呈現出不同的生產和貿易格局,受中美貿易爭端的影響也不盡相同。得益于豐裕的人均耕地資源和先進的農業技術,美國、加拿大、歐盟等傳統油料、植物油生產和出口巨頭對世界市場的相對壟斷地位在較長時期內難以改變;巴西、阿根廷、烏克蘭等新興油料、植物油生產和出口大國的耕地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借助第一進口大國中國與第一出口大國美國貿易爭端的契機,短期內可以迅速提升在世界出口市場的份額。受制于人均土地資源或水資源的限制,中國、印度、日本等進口大國的油料、植物油生產規模難以有大幅度提升。在農業技術沒有出現突破性進展的情況下,出于保障糧食安全的戰略考慮,中國、印度、日本等國長期、大量進口油料、植物油的格局難以改變?;谑澜绯隹谑袌鱿鄬艛?、進口市場相對分散的特點,中國、印度、日本等進口大國有必要進行聯合采購、戰略采購以及進口品種、進口節奏的協商協調,爭取在國際市場獲得一定的話語權。

參考文獻:

\[1\] 王永剛,李豪強,王妍霏,等. 貿易爭端背景下中國油料油脂產品進口格局變化及其應對策略\[J\]. 中國油脂,2020,45(3):4-7.

\[2\] 鄧婷鶴.世界油料、油脂供需及貿易格局分析\[J\].中國油脂,2015,40(9):1-6.

\[3\] 王永剛,許良,王永強. 中國高進口依存度農產品的貿易行為及其影響研究\[M\]. 北京:經濟管理出版社,2013:9-17.

\[4\] 周曙東,鄭建,盧祥.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主要農業產業部門的影響\[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9(1):130-141.

\[5\] 程國強. 再論反制美國大豆\[N\].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2018-03-30(05).

\[6\] 張雯麗.“十三五”以來中國油料及食用植物油供需形勢分析與展望\[J\].農業展望,2018,14(11):4-8,19.

    

66.png

貿易爭端背景下世界油料、植物油生產和貿易格局變動分析--7期-合(5-9).pdf


上一篇:國家糧油信息中心:棕櫚油港口庫存繼續下滑
下一篇:當前我國棕櫚油進口快速增長的原因分析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性夜影院爽黄e爽